,欢迎光临!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综合文摘 >> 三月春风

三月春风

2010-12-29 20:28:34 来源:猪八戒网(仅供学习) 浏览:102
内容提要:我喜欢对饮时的温暖,从一个人起,就开始喜欢上对饮时的错觉----那将我带回昔日的温慰,往日的情怀中的错觉。

屋项的风扇吱吱呀呀,以极慢的速度扭动着本已僵直的身躯。

昨天还是羽绒加身,今日却已是一袭长裙,春天去哪里了?我寻不着踪迹,正如我不明白午夜的誓言怎么会变成黎明的梦魇。

窗外,一派春光明媚。

街上行人嚷嚷,年老者身着厚服,念叨着春寒易悟,年少的一片春色,娇艳着易逝的流年。低头打量着自己,短袖过膝裙,裙摆在风中轻拂,明明是一副夏景。如果此时,走在行人间,该会得到不少的注目吧。

我终究不属于这个季节。

远外,一座高楼,是医院。屋项种着不知名的花树。那应该是个世外的桃园吧。在病灶中繁殖生存,该得有另一番本领。那些枯萎的生命是否可是吸取它们的精华而得以延续。

茶几上放着他昨晚喝过的碧罗春的残叶。

小时候,曾对这种苦苦的东西敬而远之,老爸那泛黄的磁盅里总是大半杯的茶叶和苦苦的茶水。偶而,他会逗我,说那是甜水,刚开始,我会上当,几次后,就认识,那是苦水。而后一直都只喝白开水。大学毕业后,开始喝咖啡,大晚大晚的夜和着浓看的咖啡,翻着厚厚的教材,做着天真的梦。

第一感觉茶香是在一个初春,娇嫩的绿点亮了春的眼睛,坐在河畔的古榕下,窝在藤椅里,抱着他亲手冲泡的碧罗春,暖暖的茶水和着天南地北的谈话,被那淡淡的茶香盈绕着温馨被印成了永恒。

其实,我也不清楚,是茶香还是心甜。

他走后,我也迷恋上了碧罗春。其实,家乡胜产的是竹叶青。于是,每至三月,总是亲自到乡间山头的茶场,给亲朋好友打声招呼,那第一片叶子便留着自用。买到鲜叶,请到当时最有名的炒茶女,揉捻出那一锅新鲜的茶叶。我总觉得竹叶青有种青涩的味道,不如碧罗春香纯。因为我知道碧罗春的香更有炒茶工的血汗于其中,才有了那种特有的清香。我曾亲历过炒制的过程,也曾在那锅中体会过伤手的疼痛,曾亲手抚过那斑斑驳驳的炒茶手。

端起茶杯,杯底浮着茶叶泛黄的尸体-----其实,茶叶早已死去,在炒茶工手中揉捻的时候,已经停滞了生命,却停留着生时的香味,总让喝茶的人错觉于它们尚存的气息中,直到茶过三循五循,叶子泛黄时,才发现,早已物是人非。

我喜欢对饮时的温暖,从一个人起,就开始喜欢上对饮时的错觉----那将我带回昔日的温慰,往日的情怀中的错觉。还记得我们曾经泡着一杯茶促膝而谈直至天明却无丝毫的倦意。每每对饮后,人走茶凉之时,总是小心翼翼地将茶水倒掉,将茶叶晾干。

橱物柜里,放着一个精致的盒子,里面放着十来个小布袋,拾起一个,展开,枯干的叶子,保持着死时的姿态。自从他离开后,就再也没有人能第二次让我收集茶叶。我曾想,谁能再让我拾起收拾茶叶的信心,就是谁了,但终是没人能说出我心里所认知的茶香的原因。

三月的春风,终是吹不出五月的温暖。
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本站链接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茶油鸭 - 周黑鸭 - 黄焖鸡